如何更好地释放群众监督、媒体监督 特别是网络反腐的正能量

来源:本站作者:王大志

在权力监督机制建设中,群众监督、媒体监督是构建权力监督机制的重要环节,这两种监督方式,体现的是人民群众的参与和支持程度。从现实实践来看,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强化群众监督,发挥媒体监督的积极作用,对于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增强广大人民群众参与意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强化和提高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水平具有着重要意义。

一、群众监督的主要特征及存在问题

我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依照法律法规,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具体方式涉及言论、出版、批评、建议、申述、控告、检举等。群众监督主要是指公民或社会组织对于权力机构及其工作人员的监督,狭隘地理解,指一般群众对于领导干部的监督。群众监督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监督的一种重要形式,充分体现了人民当家作主的原则。群众监督的实施机制包括信访制度、举报制度、社会调查制度、巡视制度、申述制度、政治协商对话制度、意见征询制度、领导接待制度等。

(一)群众监督的主要特征

1.群众监督具有自发性。群众监督的最大特点,在于监督主体参与监督行为,不是取决于职位要求、理性政治参与,而是更多地取决于个人意志和非理性因素。在这种非理性因素支配下,监督活动呈现不确定性,一方面,有可能符合国家宪法、法律及法规要求,另一方面,也有可能与法律法规冲突,带有强烈的个人非理性情绪,呈现出无计划性、盲目性。

2.群众监督具有非强制性。群众监督相比于党内监督、行政监督和法律监督相比,它不具有公权力的强制性,不可能给监督对象党纪法规的制裁,缺乏应有的权威。

3.群众监督具有广泛性。群众数量多,分布广,各个方面都有接触,涉及到的各个方面都可以监督,因此这种覆盖面是很广泛的,有一定的影响力。

4.群众监督具有滞后性。对被监督对象而言,从被发现问题到被处理,是一个程序性过程,群众监督本身的作用是无法实现惩治、惩罚等问题,需要依靠一系列法律、法规、制度、渠道来实现,因此处处受制。从现实情况来看,群众监督所能揭露的问题多是既成事实,且有一定的危害之后,因此群众监督具有滞后性,纠错功能大于防错功能。

(二)群众监督面临的主要问题

1.领导干部“心虚”,不愿接受监督。部分领导干部接受群众监督意识淡薄,视群众监督为“找碴”、“挑刺”、“与自己过不去”,认为损害了自身形象,带坏了地方风气,对群众监督持反感态度。特别涉及到一些信访举报、问题反映等处理过程中,领导干部给监督人“穿小鞋”,进行打击报复。

2.群众认识存在偏差,不想监督。从反映暴露出的问题来看,部分事实有一定的负面性,比如干部腐化堕落、损害群众利益等,部分群众以点带面、以偏概全,认定领导干部群体就是这样,夸大了干部队伍消极阴暗面,对发生在身边的权力腐败现象见怪不怪,对消除权力腐败由失望而失去监督信心,从而不想监督。

3.问题不易被发现,群众无法监督。一些腐败分子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只是他们的腐败行为变得更加谨慎,加之,科技越来越发达,腐败的手段越来越高明,腐败行为越来越隐密,给群众监督增添了难度,导致群众无法监督。

4.群众监督缺乏法制化保障,群众监督乏力。目前,我国法律法规只对群众具有监督权进行了一个概括说明,法律法规很不完善,没有对群众如何正确行使监督权、通过何种方式行使监督权、行使监督权有哪些保护措施、成功行使监督可以获得哪些奖励进行明确规定。群众行使监督权仅仅停留在一种个人行为上,在一定程度上属于“小打小闹”,一遇阻力便停滞不前,监督很难起到实质效果。

二、媒体监督的主要特征及存在问题

媒体监督,是指报纸、刊物、广播、电视等大众传媒对各种违法违纪行为的违法犯罪、渎职腐败行为所进行的揭露、报道、评论或抨击。

(一)媒体监督的主要特征

1.收集证据的便利性。很多媒体都有专业记者采取调查等方式收集问题证据,甚至采取偷拍、卧底等方式,收集到较多的事实证据,因此媒体监督涉及的事实都比较清楚,而且能形成完整的佐证和事实材料。

2.传播的迅速性。发达的广播电视及新闻事业具有传播迅速的扩散效果,对报纸来说,今日的事件明日可以见报;对广播、电视、网络等媒体来说,可以做到现场直播,对自媒体来说,人人都有麦克风。媒体监督的工具比较特殊,新闻记者使用的照相机、摄像机、录音机等,可以对被监督者的言行举止、被监督事件的真情实景进行现场记录,将实况客观、形象地再现于大众面前,形成“铁证”。

3.警醒的震慑性。与其他监督形式特别是法律监督相比,媒体监督具有非直接强制性,但媒体监督同样具有强大的威慑力,“不怕通报,就怕见报”,在被监督对象中具有较强的震慑压力。媒体监督自身可以揭露和抑制社会丑恶现象,同时,媒体监督还可以转化为其他监督形式,如通过暴露违法犯罪问题,转化为法律监督,转化为监督机关的监督,由个别监督转化为普遍监督,等等。

(二)媒体监督面临的主要问题

1.“怕乱求稳”思想认识导致偏颇。一些相关部门或领导总是借“给国家添乱”、“给社会主义抹黑”、“伤害同志”、“影响团结”等理由,来限制和阻挠媒体开展舆论监督,对新闻批评和舆论监督顾虑重重,人为设置障碍,导致“禁区”过多,范围偏小,有意无意地避重就轻,浅尝辄止,不敢触及根本问题,导致媒体的舆论监督层次低、力度小、效果差。

2.媒体监督缺乏法律的保障。媒体监督权是从宪法赋予公民的两项权力――“表达自由权”和“批评建议权”中派生、推演出来的,我国目前还没有专门的或具体的法律条款从媒体监督主体同被监督者的权力和义务关系上加以操作性的规定,缺乏在某些情况下新闻媒介独立自主地开展舆论监督、享受免责权利的授权性法律条款和妨害正当新闻舆论监督行为的制裁性法律规定。没有法律法规的保驾护航,新闻媒介在行使监督权时就会受到种种限制,不利于保护新闻媒介进行监督的积极性。

3.说情风成为了媒体舆论监督的阻碍。有些被批评的个人和单位在知道媒体对其采取舆论监督时,通过说情打招呼的形式,阻止监督事实曝光。他们调动各种关系,采取不同手段,或是打招呼、递纸条,或是请客送礼、登门拜访,有的通过有关主管部门给媒体施加压力,有时甚至会通过公关公司来进行组织化的阻挡,或者采用有偿删帖、屏蔽等方式,迫使许多已经采编完成的批评和监督稿件在“轮番说情”中无奈撤稿和被“枪毙”,而那些已经发表的稿件也多会半途而废,无法组织后续报道跟踪落实。

三、构建群众监督、媒体监督的多元监督机制

(一)发挥群众主体作用,加强群众监督

1.加强信息公开,为群众监督创造条件。让人民群众享有知情权,这是做好群众监督的前提和保障。因此,要进一步加强信息公开,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落实和改进党务公开、政务公开、村务公开等制度,努力提高权力运作的透明度,有权不可任性,减少权力的随意性,确保权力运行的规范性,防止滥用权力和权力的“幕后交易”,从根本上防止不正之风和消极腐败现象的滋生。有增加权力运行的透明度,变“暗箱操作”为“阳光行动”,才能真正调动人民群众对权力监督的主动性和积极性。

2.重视问题反映,拓宽群众监督的渠道。当前,采取信访举报方式反映问题是群众参与监督的有效途径,按照党中央提出的“加强群众监督,建立‘便利、安全、高效’的举报机制,认真对待举报线索,该立案的立案,该转办的转办”的要求,重视各级各类问题的反映,畅通信访举报渠道,加强群众监督。要不断完善信访举报制度建设,疏通、拓宽信访渠道的办法,进一步完善公开举报、信访电话、首问责任制等制度。对待群众反映的问题,及时组织力量调查处理。即使个别群众反映的问题失真,提出的意见偏激,也不应简单处理,而应将调查结果认真回复,打消群众的疑虑,这样才能调动群众参与监督的积极性。严守工作保密纪律,防止工作信息泄密导致监督者受到歧视、刁难或遭打击报复现象的发生,制止各种侵犯群众正当权益的行为,以保证群众的监督权益不受侵犯。

3.促进监督转化,提高群众监督的效果。群众监督在通常情况下,不会对被监督者直接产生作用,只有把群众监督转化为专门机关的监督,才能发挥作用。宣传并让群众知晓信访监督的规章制度,公布受理机关的地点和举报电话,设立举报箱,建立领导现场办公等制度,使群众监督参与能具体是在,有章可循。把群众监督工作与党风廉政教育、制度建设、干部管理、行政司法监督等工作结合起来,促进监督成果的转化:把群众监督中提出的涉及党员领导干部违反党纪政纪问题,转化为党纪政纪监督;把群众监督反映的各种违法犯罪问题移送到司法机关依法查处,转化为法律监督;把群众监督反映的各种情况,转化为领导决策的依据;把群众监督提出的对党员领导干部的批评和意见,转化为党组织的监督;把群众监督反映的属于各行政业务主管部门业务范围内的问题,及时转化为各主管部门或其它专门机关的监督。

4.推行建章立制,确保群众监督规范化制度化。积极探索建立和推行群众监督制度。重点做好四项制度建设:推行民主评议制度,扩大民主评议范围;推行公开承诺制度,办事向社会公开承诺;推行阳光投诉制度,如行政效能投诉热线等,畅通民意反映的渠道;推行听证质询制度,召开听证会形式,提高和扩大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选择权和监督权。

(二)提高监督效用,加强媒体监督

1.探索建立异地监督、跨地域联动机制。从现实情况来看,一些地方公权力错位行政,地方保护主义常常致使当地的媒体舆论监督的稿件“流产”,没有达到媒体监督效果。探索实行异地媒体监督和媒介的跨地域联动,异地媒体监督可以阻断与当地相关部门的联系,没有与当地的复杂的联系和关系,没有利益纠葛,容易做到不徇私情、铁面无私。同时,被采访对象对异地媒体不会心存顾忌,有利于被采访对象畅所欲言,不必担心受到打击报复。异地监督可以扩大媒体舆论监督的影响力和威力,在舆论影响力扩大的情况下,引起有关部门、当地政府、上级领导部门的重视,最终有利于问题的解决和事件的有效处理。

2.探索建立监督审批与撤销的标准和机制。为了避免媒体监督稿件中途夭折或“流产”,探索建立媒体监督稿件的选题、审批与撤销机制,比如要求各级党政部门及各类行政机关对媒体提交的选题和送审稿件应当在一定的时间内答复和退回,在规定的时间内未予答复和退回的,即视为允许采访报道和公开发表。应当规定凡是需要撤销的舆论监督稿件,必须通过一定程序,由相关负责人通过正式公文的形式签署方可生效,任何个人不得以口头打招呼的方式随意作出撤稿和枪毙的决定。对新闻单位转请处理的读者来信,有关部门应及时处理,对未于答复的,允许媒体可以根据需要予以曝光。

3.加快媒体舆论监督的法制建设。加快媒体舆论监督法制建设,目前我国还没有《新闻法》,在出台《新闻法》的条件还不成熟的情况下,探索建立相应的媒体监督法或者媒体监督条例,明确规定媒体在监督方面所拥有的权利、责任和义务;规定公民在媒体监督方面所享有的权利、责任和义务;规定党政部门、行政等机构和社会组织在接受媒体监督所应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同时对阻挠、干扰和打击报复媒体监督者,制定严格的制裁性措施和办法,以防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运用非法手段干预媒体监督。在实现路径上,探索以地方法规或地方规范性文件的立法形式过渡,积累工作经验,为制定统一的法律条文做铺垫和准备。

四、运营微信公众平台释放廉洁文化正能量

2012年8月,腾讯公司推出“微信公众平台”后,微信成为具有通信、社交、媒介与平台等综合属性的“移动即时信息媒介”,看手机、用微信成为当下一种生活方式,有了“拇指族”、“低头族”等形象的写照。在利用新媒体传播理念、服务民众的媒体应用新环境下,政务微信应势而生,政务微信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架起了一座政府与民众之间可以随时、随地、互联、互通的信息沟通纽带,在宣传传播、应急管理、舆论引导、组织动员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产生了有效影响。在这样的背景下,爱辉区纪委宣教室于2016年3月21日开设“爱辉纪检监察”微信公众平台,目的在于发布反腐倡廉动态,解读党规党纪、传播廉政文化,营造风清气正政治生态。

“爱辉纪检监察”微信公众平台围绕爱辉区深化正风肃纪等工作,党员关注数1000多人,现在已经发布128期,累计发布信息500余条,单篇文章阅读量最高为2000人次,主要围绕爱辉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设置了党风政风、基层动态、学思兴廉等版块。

(一)细分信息,聚焦出精品

微信5.0版本升级后,公众微信被区分为订阅号和服务号,这表明腾讯微信完成了对公众微信的“去媒体化”,公共微信不在首屏显示,“即时性”大打折扣,传播力受到限制。“爱辉纪检监察”微信的后续运营,应着重弱化即时性、新闻性的媒介属性,聚焦主题出精品,在深度、服务上下功夫,打造微刊,立足于本土化和党员群众爱看想看的信息,选准角度,在保留廉政、廉洁精华文章的基础上,适当增设时下群众热议的廉政话题和本地相关活动,在内容上深度着力,贴近党员粘合群众,增强信息和话题的吸引力。

(二)强化服务,增强互动性

“爱辉纪检监察”微信公众平台由重前端信息发布向重后端管理服务转变,改版“爱辉纪检监察”微信公众平台,大胆借鉴国内相关微信政务平台的栏目和版式,增设服务模块,设置关键词查询、导引,建设党员互动参与的咨询问答机制;与爱辉区政府运营的“爱辉发布”微信公众平台融合贯通,共享各类事项帮助的移动政务办事平台,通过智能化信息库的建设,及时回应党员群众的咨询、反馈、投诉及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