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纪法分开与纪法衔接的关系

来源:本站作者:房力虹

突出党纪特色、实现纪法分开,这是新《条例》的一大亮点。但由此也引起一些人的疑虑,这是不是意味着党组织只管纪律问题,对违法行为“不管了”?会不会出现“以纪代法”的现象,会不会已经违反了法律却只给予纪律处分就了结了?这直接关系大家对“全面从严治党”的理解和信心,所以须搞清楚为什么要“纪法分开”以及纪法分开后对党员违法行为还怎么“管”即纪法衔接的关系。
  
一、为什么要坚持纪法分开

这是基于对“破法者必先破纪”现象的总结,体现党纪严于国法、对党员的要求比普通公民更高而做出的一种制度设计。它要求对违法的党员必须先给予党纪处分和组织处理,再按照法律程序进行处理。这样,既可以改变旧条例中把法律底线作为党员的行为底线、对党员要求过低的状况,也可以加重对违法乱纪党员干部的惩处力度——党纪国法双重惩罚。

就像中纪委副书记张军在接受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在线访谈时指出:“删除原有的刑法已有规定的条款,绝不是说今后对这些刑法等都规定了的行为,党纪就不再过问了,仍然要管,而且党纪要管的范围更宽,实际上也更严了。”

二、如何实现纪法衔接

如何保证更宽更严呢?就是新《条例》的常常被人们忽略的另一大亮点—纪法衔接。除了在总则中重申党组织和党员必须模范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外,《条例》还专门设立第四章“对违法犯罪党员的纪律处分”,对如何管党员的违法行为做出明确规定。

  (1)按照《条例》第四章的规定:凡是触犯刑法已经犯罪的党员,都要受到党纪的严厉处分。比如,第二十七条规定党组织在纪律审查中发现党员有贪污贿赂、失职渎职等刑法规定的行为涉嫌犯罪的,应当给予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也就是说,涉嫌犯罪的,处分不可能轻,最低得撤销党内职务,严重的开除党籍。

  在实际操作中,确实存在着因纪法衔接的“空当”而出现了“带着党籍进监狱”的尴尬事件。比如,党员触犯法律后直接被司法机关逮捕,纪检机关或不知晓或无法判定其违纪情况而未及时启动党纪处分程序;纪检机关将违纪的党员移送司法机关后,因尚未完全、准确界定其行为,暂时无法做出应当给予何种党纪处分的决定等等。对此,《条例》明确,第三十一条 党员被依法逮捕的,党组织应当按照管理权限中止其表决权、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等党员权利。随后再根据司法机关处理结果,决定是恢复其党员权利还是给予其何种党纪处分。这些规定有力维护了党纪的权威性和严肃性。

(2)那么对有刑法规定的行为但不构成犯罪的违法行为,比如酒后驾车等虽然违反刑法规定,但因没有造成事故后果不构成犯罪的行为,又该如何处理呢?第二十八条党组织在纪律审查中发现党员有刑法规定的行为,虽不涉及犯罪但须追究党纪责任的,应当视具体情节给予警告直至开除党籍处分。相比够罪的处分可能会轻点,结合犯罪目的、动机、后果等具体情节考虑处分档次。

(3)除了前二种刑法所规定的犯罪行为外,还有第三种情况,比如,闯红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违章停车,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出入海关携带超重的化妆品、违反海关法等法律法规的行为等。对于这些行为,是否要给予党纪处分,也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紧接着在第二十九条规定党组织在纪律审查中发现党员有其他违法行为,影响党的形象,损害党、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应当视情节轻重给予党纪处分。比如,虽然违章停车,但党员按照相关规定正常接受了处罚,则不一定会受党纪处分;但如果违章停车却拒不服从管理,导致交通事故等“影响党的形象”和“损害党、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后果,就将面临纪律处分。其中,对有丧失党员条件,严重败坏党的形象行为的,应当给予开除党籍处分。(第二款)所以说,不是只有犯罪了才会被开除党籍,受到行政处罚时也有可能被开除党籍的。

第27--29条对违法犯罪党员的三种党纪处理原则,那么,会不会出现违法违纪的党员干部只受到纪律处分就万事大吉了,而不被法律追究的“以纪代法”问题呢?

  《条例》第四章第30条规定:“党员受到党纪追究,涉嫌违法犯罪的,应当及时移送有关国家机关依法处理”,清楚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多年培养的干部被处罚时,对党组织来说也是损失,但是后果严重了,组织上想保护也难了,就得移送严查重处,否则谁也担不起责任。

  (4)现实生活中,的确有些违法行为未必会受到纪律处分;也有些违法行为只受到纪律处分却没有受到法律惩罚,而这些情形却又“合法合规”,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条例》明确,对涉嫌犯罪以外的其他违法行为,如果达到“严重败坏党的形象”“损害党、国家和人民利益”的构成要件,才会被纪律处分。

  至于违法行为只受到党纪处分却没有受到法律处罚的情形,那是指虽然实施了刑法规定的行为,但尚不构成犯罪,比方说受贿500元,贪污1000元,因为涉及金额小而够不上立案标准。对于这类行为,“检察院法院不管,但是党纪要给予处分”。

  由此可见,《条例》实现纪法分开后,不会“只管纪律”,对党员干部的违法行为“不管了”,也不会“以纪代法”,以轻代重,反而通过更加明确的条款规定,加强了纪法衔接,把党员应当模范遵守国家法律法规的党章中的要求,通过纪律处分条例总则的规定具体化落实了。体现了纪在法前、纪严于法的要求,是对党员干部的更严管理和更高要求,更是爱护保护。